不深不淺種荷花

| 高考作文 |

【www.gmwmovie.com--高考作文】

不深不淺種荷花

  不深不淺種荷花作文(一):

  猶記以前讀川端康成的《國》,夢中都回蕩著那和服女子的溫潤笑靨,便癡癡地到花市上買了株櫻花來,也盼著一日如霞煙云可映著我家屋檐。

  誰想不幾日,那花竟死了。老農聽著我的敘述,微微地笑:“櫻花怎麼能那麼養呢?它有自己的種法。”

  那一刻,我猛然間開悟,原先世間萬事萬物莫不如此,惟有適合自己才可開出一片繁華,否則生且不易,又何來的花團錦簇、萬紫千紅?[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想來又有多少人沉迷於仿效他人的熱潮,丟了自我?塞辛格《麥田上的守望者》風靡一時,大街上戴鴨舌帽穿風衣的年輕人也多了起來歌德為慰藉自己的書出版,一時自殺又成為一種時尚。當時尚的潮流席卷於世,當喧嘩與騷動潮水般涌來,你是否有足夠的勇氣與自信,堅持自己,尋找一條適合自己的路?

  蝶翼翩翩,這群精靈懂得避開燭光,不做那撲火的飛蛾,而去盡情享受自己的幽暗。我們為人處世亦該如此。古人詩云:“深處種菱淺種稻,不深不淺種荷花。”這便深諳為人之道。何處種菱何處種稻與如何擺放我們的心靈原本是一個道理。大時代的喧嘩與騷動原本與你無干,你只養一池心蓮,自守一樹清涼,便自得其所,豈不快哉?

  人生如中觀鶴,有清凈,亦有混雜。前者心思明亮,不摻一絲雜質,如弘一大師一句“華枝春滿,天心月圓”,天地間便盈滿了純凈。后者則有污濁有沼氣。人活於世,不求隨波逐流,便如一朵墨梅,可靜靜綻放於生命的絹帛。

  再想古代士子熬得十年寒窗,只求一舉成名天下知,竟是癡了。生不用封萬戶侯,只求如徐霞客,遍覽名山大川,一仆一驢,一筆一絹,任他世事煩擾,我自有天枕地床更無需黃袍加身,便如蒲松齡“老於世情乃得巧,昧於世情則得拙”,他秉持一拙所自安的生命準則,在野狐鬼妖間荷有一顆天籟自鳴、童真滿掬的心靈,給無數士子以“書中自有顏如玉”的想象。

  天籟自鳴,不擇好音。為人處世,選取一條適合自己的路,即使荊棘滿生,亦可步步生蓮,腳下生風。“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燒高燭照紅妝”。這也癡了,且讓那花睡去,明朝醒來,又可開得一片春天。

  不深不淺種荷花作文(二):

  不深不淺種荷花

  一座南方水城,河網密布,池塘水陂隨處可見。放眼城外,水深處放菱,水淺處栽稻,那不深不淺的去處,有荷香飄飄。

  這是詩中的意境,也是看詩中理趣的切入點:因地制宜是最字面的好處了,自然也帶出因材施教的含義來,站好位置、重視自身發展環境也大致能夠推得出。而我的腦子里冒出了一大串“不……不……”的句子來——“不高不低”“不上不下”“不長不短”“不胖不瘦”……然后,落筆定論:我看此文題,不妨回歸到那一個“度”上。

  中國人是十分注重這個“度”字的,早到孔夫子“中庸之道”,再到“東家之子,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度”的最佳境界就是:恰倒好處。

  于是——不刑不賞,刑賞有度,恰當的法律與良好的管理體制,可使國強;不予不奪,民樂其業,不給豪強囤聚的機會,不傷百姓稼穡的季節,休養生息,勤勉課對,可使民安。

  在“不……不……”之間,有一個最好的平衡點,稍有閃失,便會失衡。

  為上者,不偏不倚謂“公”,失了兩個“不”,則偏聽偏信,求利逐名。君不見,多少和紳落馬,多少文強入獄,哪一樁不是這些當官的少了“公平”“公正”“公道”“公而忘私”之心?故治民慎慎,理國危危,如臨深淵,如履薄冰,方是為拿捏好為官之“度”的策略。

  為人者,不卑不亢謂“立”。失了兩個“不”,則傲橫狂妄或卑躬屈膝。于是——

  無知者,敢叫囂“誰與爭鋒”,敢站戰天斗地。伐林木,毀沃土,鏟古跡,污山河,濫摞起一堆堆豆腐渣,美其名曰“開發”曰“經濟”曰“樓盤”曰“發展”。一邊濃煙滾滾,昏天暗地(果然戰了天!),一邊手足抽搐口吐白沫地狂數那越堆越厚自己都不明白數目的大錢;一邊毀了華夏禮貌千年來真正的史跡,一邊搖旗吶喊地鼓吹“重建”。——歷史何其冷靜,猶記得才短短五十年,老北京某些古城門的重建,不知誰在扇誰的耳光。

  而卑怯者,畏懼退避,縮手縮腳,在自縛的繭子里作斃,在被人遺忘的角落里自憐。有的人自以為雄才大略,懷才不遇,怨天尤人,深陷悲觀絕望的沼澤。內傷己,為賭博,吸毒,墮樓,割腕;外害人,為盜竊,搶劫,綁票,殺人,最無能者,甚至砍殺幼童。也有的人傍了貴胄權勢之靠山,托主子洪福,得幾片殘羹冷炙;借主子威風,向路人吠吠。

  過猶不及,多少人,難把好其“度”!

  事如此,理固然。欲立事,得不焦不躁;欲成人,得不慌不忙。如這幅詩歌里所描述的江南水鄉意境:欲得荷香滿衣襟,須立于那不深不淺處。

  不深不淺種荷花作文(三):

  體育并非我的強項,也決非我的弱項。行不及戴宗,卻也曾靠雙腳與自行車并行;射不及養由基,那童年的自制弓箭也曾射落過麻雀;上樹摘葉,下河捉魚;攜小伙伴郊游于田野,納自然之靈氣;糊大風箏放飛于春季,攬九天之白云。別的小孩玩過的,我幾乎無不涉及,有些他們不會玩的,我也能獨領風騷。進入中學后,對乒乓球更是情有獨鐘,曾多次代表學校外出挑戰。

  由于我長得秀氣有余,剽悍不足,故對各項運動高峰難攀。到了那個史無前例的時代,我高中畢業下放到了寧海農村。與那里的“野”小子們一廝混,與水的接觸便也多了起來。最后有一天,我經不住那些哥兒們的攛掇,決定隨他們到附近一個水庫中去暢游一番。朋友知我不太會水,便示范似地先游了過去,而后招招手說,沒有事的,過來吧。我竟沒猶豫,“撲通”一聲便平生第一次跳進了這個深過頭頂、險不可測的水庫中。入水便心中一驚,原先水流甚急。幸而我曾著力登了一下庫岸,借那向前的沖力,再劃幾下“狗爬泳”,竟勝利地到達了彼岸。只是那些朋友已打起了退堂鼓,懼大雨之將至。于是我們便回到了。歸途中我對那水中的孤寂無助曾閃過一絲后怕,便沒敢將這冒險經歷告訴給家人。

  有了這次的經驗,以后便不再把一般的小河放在眼里了。專門游泳的次數雖不多,過河卻不肯再繞路走橋。直到那年遇到了一件讓我難以忘卻的事,事后反躬自省,才不再輕易履險了。那是夏季的一天,我獨人到河中去游泳。下水處是石砌的岸,高而陡。但水下是沙土底。似乎坡很緩,可誰知剛向河心幾步水便沒過了頂。流沙蠕動著,根本立腳不住。加上潛流湍急,這些狀況從來沒有遇到過,那點“狗爬”的本事早丟到爪哇國去了。所幸尚未慌亂失措,索性沉于河底,雙腳力登實地,如箭彈起,竟已被沖到當地農民那連綿數里的麻排下了,心中說不清是悔還是驚駭的成分重些。

  這兩年,也許是由于年齡的緣故,伏案久時覺得累了,腰背酸軟。想想也是,很長時間沒有聞雞起舞、練我那鐘愛的八卦掌了。晚上休息太晚,早上也睡起懶覺了。無奈只好放下那“練拳休息法”,改為靜坐加頭部按摩。效果雖也能夠,只是臂部酸痛的感覺還易再起,看樣貌正如拳經所說:“過剛必折萬物理,優柔太盛等于休”,鍛煉強度的選取大有學問。干脆,對這種工間休息式的鍛煉我不再循什么章法,跟著感覺走,隨意地踢踢腿,彎彎腰,到窗外憑欄遠眺,輕聲哼一、二小曲。再回到辦公桌旁時,猶如甘霖之初飲,憨睡之剛起,簡單得難以名狀。

  我想起了我的經歷,想起了老父親的話,想起了兩句古詩:“深處種菱淺種稻,不深不淺種荷花。”體育之“水”有深有淺,鍛煉者的適應力有強有弱。那么,不必太深,不可太淺,還是選取對自己適中的“水域”,“種荷花”去吧

本文來源:http://www.gmwmovie.com/gaozhongzuowen/58392.html

    国产精品无码久久美